player万能播放器

《水浒传》有哪些细节是成年后才能看懂的?”

这种细节太多了,写一点点。

成年后才能看懂的细节一定是某个场景,某句话,某个词,或是某件事的关键节点所在。

01

史进杀王四

“史进下梯子,来到厅前,先叫王四,带进后园,把来一刀杀了。”

这是史进杀庄客王四时的情形,

小时候读这句话不会产生特别感觉,但成年之后细读就会感叹施公冷酷的妙笔。

“把来”就是“拿来”,这两个字还有“很随意”的感觉。

比如武松在十字坡要肉馒头时,就说“也把三二十个来做点心。”

“把来一刀杀了”突出了史进的心狠、残忍、草菅人命,杀人就像杀鸡一样简单,也像吃菜一样随意。

但史进只是个十八九岁的毛头小子,第一次杀人就如此残忍、随意,是怎么做到的?

因为史进被朱武洗脑了。

自从史进中了朱武的苦肉计后,就被“义气”绑架了,和“好汉”(强盗)交起朋友来。

朱武送了他三十两蒜条金和一串大珠子后,史进更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,竟然开始给强盗回礼。

史进自此常常与朱武等三人往来。

史进和强盗在交往中会谈些什么呢?

当然是江湖(黑社会)中事。

江湖上的事儿对史进这种热血愣头青是有极大吸引力的。

我们不妨模拟一段朱武和史进的对话。

朱武:“史家兄弟,知道我们三个杀过多少人吗!做过多少大案子吗!兄弟你虽然打架厉害,但打人比杀人差远了!打人最多出血,杀人那叫溅血!哈哈哈,没见过吧……你上江湖上打听打听,我二弟跳涧虎陈达怕过谁?服过谁?

就你一个史大郎!当年二十个警察都没逮住他!你史大郎不到二十回合就拿下了,你史大郎太牛逼了!最牛逼的是还把我二弟放了,太讲义气了!英雄出少年啊!”

史进:“哈哈哈,朱大哥,你太客气了!你们才是真牛啊!我就只能在个破院子里骑骑马射射箭,哪像哥哥们动真格的!我虽然没入江湖,但也知道‘义气’二字,时间长了,你们就知道我史大郎是什么人了…”

大家不以为我在胡说八道(虽然就是乱编的),难道黑社会头子会和史进聊仁义道德吗?

史进听着听着就慢慢把自己也当成了所谓的“江湖好汉”(其实啥也不是)。

几个月前,史进还要剿灭强盗,结果现在已经和强盗一家亲了,还写书邀请少华山三位大哥在八月十五来喝酒,像走亲戚一样。

庄客王四在路上丢了强盗的回书,怕被史进责怪,便隐瞒了此事。

等警察接到群众举报找上门来,史进才醒悟——NN的,和我一桌吃饭的是三个土匪啊!

但史进没得选择了,天天张嘴闭嘴“兄弟”“义气”,真到了你展现“义气”的时刻,总不能把大哥卖了吧。

于是,在三位大哥的注视下,在需要立马做出决断的情况下,史进把王四带进了后园。

王四可能觉得自己大概率会挨上几脚几巴掌,很可能见点儿血。

不过也有可能,史进会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做,因为自己可是“赛伯当”呀!

但他估计想不到自己会死,会成为“义气”的牺牲品,会成为史进的“投名状”。

史进脑子一热,心一狠,随意一刀就要了王四的命。

杀了人,见了血。

史进肾上腺素激增,一把火烧了房子,又和三位大哥杀出去,砍死了举报的老百姓和一群警察。

这一下史进终于成为了真正的江湖大哥!

当然他的家产也被拉进了土匪窝!

“把来一刀杀了”,短短六个字。

小人物的命没了,

辩解的机会可能都没有。

02

朱武讽史进

史进上了少华山以后,后悔的要命,没过几天就提出要去延安府找师父王进。

朱武对史进说了这么一段话:

“哥哥休去,只在我寨中且过几时,又作商议。如是哥哥不愿落草时,待平静了,小弟们与哥哥重整庄院,再作良民。”

小时候读到这里真是莫名其妙,史进已经杀了这么多人,连房子都烧了,怎么可能再作良民呢?你这不是恶心史进吗?

后来就慢慢就明白了。

我就是恶心你,你能怎么样?

我就是害你了,你能怎么样?

我可没让你入黑道,你再回去当老百姓吧!我们能帮你盖房子!自己考虑清楚吧!

宋江害了秦明后,也是大大方方的说“却是宋江定出这条计来…”

就明白的告诉你了,你能怎么着!

再看史进,当初那种牛轰轰的架子一点都没有了,像个泄了气的皮球。

“虽是你们的好情分,只是我心去意难留。我想家私什物尽已没了,再要去重整庄院,想不能勾。我今去寻师父,也要那里讨个出身,求半世快乐。”

史进这话说的软绵绵的,一点气都没有。

而他真正的内心独白,恐怕得加上一大堆语气词:屌毛朱武…请自行脑补。

朱武又是怎么说的呢。

“哥哥便只在此间做个寨主,却不快活。虽然寨小,不堪歇马。”

我们已经尽力挽留你了,你留下来可以当个寨主,是大寨主、二寨主还是三寨主,可以商量。当然了,小寨不堪歇马,你非要走,我们也留不住。

史进:“我是个清白好汉,如何肯把父母遗体来点污了。你劝我落草,再也休题。”

史进的不满情绪显露的越来越明显,朱武当然听得出来,就不劝了。

走吧,爱去哪儿去哪儿。

果然,史进出去溜达了一圈,又灰头土脸地回了少华山,再也不说什么“清白好汉”“把父母遗体来点污”了。

表面上史进当了少华山老大,但实际史进和朱武关系非常像晁盖与宋江。

二十岁的毛孩子根本斗不过江湖老油子。

如果遇到江湖人士,史进也只能说“朱武大哥太讲义气了,朱武、陈达、杨春三位大哥的义气堪比刘关张,他们是因为反贪污才当的强盗,他们爱民如子…我史进非常敬佩他们。我那点家产跟义气,算个屁呀!”

江湖人士听了,一定会对史进竖起大拇指,同时心里“草,真他妈个沙雕!”

03

鲁达、史进、李忠的尴尬酒局

鲁提辖……便去身边摸出五两来银子,放在桌上,看着史进道:“酒家今日不曾多带得些出来,你有银子借些与俺,洒家明日便送还你。”史进道:“直甚么,要哥哥还。”去包裹里取出一锭十两银子,放在桌上。鲁达看着李忠道:“你也借些出来与洒家。”李忠去身边摸出二两来银子。鲁提辖看了,见少,便道:“也是个不爽利的人。”

这是鲁达和史进、李忠在渭州酒楼上,义助金翠莲的片段。

小时候看这段,只觉得鲁达豪气,李忠小气,现在再看只觉得尴尬无比。

李忠拿钱的动作是“摸”,显示了社会底层卖艺者的不易,拿出二两来银子已经很大方了,很多网友都提到了这一点,在此不多说。

但为何鲁达拿钱的动作也是“摸”呢?

因为这种大爷一般不用现金结账,都用面子结账。

比如郓城县的雷横就是这种大爷,听戏不带钱照样坐VIP。

而鲁达是一个比雷横还牛的大爷家根本不知道自己带没带钱,也不知道带了多少钱,也不知道钱放在哪个兜里,所以摸索了几下才拿出了银子。

为什么要写“放在桌上”?

鲁达觉得五两银子太少,撑不起面子,所以没有把银子没直接给老金,而是放桌上,等着让史进也拿钱。

史进掏出十两银子也放在了桌上,因为他觉得十两银子够多了,绝对上得了桌面儿。

但鲁达觉得还不够,只能要求最窘迫的李忠也掏钱了。

李忠的二两来银子有零有整,上不了桌面儿了,所以没有写“放在桌上”。

有一位评论水浒的大神分析,鲁达那句“也是个不爽利的人”,把李忠和史进都骂了,

也有网友说,“也是”只是个语气词而已。

其实不管是不是语气词,鲁达这句话对史进都是很不尊重的。

人家刚借了你十两银子,还一口一个“师父”的叫着李忠,你马上说人家师父是小气鬼,这叫什么事儿?

“三个人出了潘家酒肆,到街上分手。史进、李忠各自投客店去了。”

吃完了赶紧走吧,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。

04

林冲借刀

林冲把这口刀翻来覆去看了一回,喝采道:“端的好把刀!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宝刀,胡乱不肯教人看。我几番借看,也不肯将出来。今日我也买了这口好刀,慢慢和他比试。”

以前觉得林冲真傻,怎么能随便和领导借刀呢?

人家不借你,你还三番五次地借!人家都要害你了,你还要跟人家比刀!脑子是不是进水了?

其实,林冲这一段话恰恰说明了他在官场里很混得开。

要和大领导借刀,首先得能和大领导说得上话,和领导关系不好,敢问人家借刀吗?

禁军里那么多教头,有的恐怕连高俅的面儿都见不上,还谈什么借刀。

人家林冲还三番五次地借,那是真的借刀吗?

无非是在闲聊中变相讨好领导罢了。

领导,您的刀真好!能不能借属下看看呀?

这并不是说林冲谄媚、奉承,而是说明林冲善于交际,官场上的道道儿他是门儿清的。

其实这就是官场上的场面话,当然得关系到了才能说。

再说说比刀。

很多领导都喜欢和下属进行文体比赛,比如下下棋、打打羽毛球…

领导往往是高兴表现这些“与民同乐”,下属也不会真的和领导争个输赢。player万能播放器

林冲深谙此道,若是比刀赢了高俅,林冲大概率会把宝刀献上。

有人说,林冲买这把宝刀,就是想向高俅行贿高俅。

虽然林冲有献刀的动机,但说“行贿”显然是不太合适的。

因为“行贿”是为了升官发财,而林冲是为了与领导缓和关系,借此机会探听一下领导的想法。

翻遍整个《水浒传》,不抱怨、不逃避、不自暴自弃,一直理性地想办法解决问题的人只有林冲一人。

不过在那个世道里,他想破脑袋,忍到极限也无济于事,还会被人嘲笑英雄气短。

这是那个时代的悲哀。

05

不好女色的宋江

初时宋江夜夜与婆惜一处歇卧,向后渐渐来得慢了。却是为何?原来宋江是个好汉,只爱学使枪棒,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。

以前看这两句话简直矛盾的不要不要的。

一开始老宋天天晚上跟人家小姑娘睡在一起,怎么后来去的少了,就成了不好女色了呢?

其实,施公这种写法才是妙笔,真正贴近生活。

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去了一个十七八的大姑娘,刚开始当然是…但毕竟三十大几了,心有余…再往后,恐怕心也“无余”了。

说白了,就是有点腻了。

老宋本来就没想什么天长地久,腻了也正常。

所以“向后渐渐来得慢了”。

简简单单一句话,信息量极大。

“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”,就是典型的反讽写法了。

哈哈,人家大哥对女人还是要紧的,但不是十分要紧。

大哥不能满脑子全是女人啊,还要有地位、权利、金钱、兄弟…不是。

那“只爱学使枪棒”是怎么和“不好女色”联系起来的呢?

大概率是宋江自己说的,因为脸皮够厚撒。

他曾当着殿堂级高手武松的面说,江湖好汉孔明、孔亮爱学枪棒,拜他为师(其中孔亮刚被武松打了个狗啃屎)。

所以在郓城县,宋江有意无意谈论自己爱练枪棒就一点不稀奇了。

“宋押司,这几天忙什么呢?没去看嫂子呀!”

“嗨,没空啊!我得了一本《杨六郎枪法》,正彻夜研究呢,哈哈!”

久而久之,“宋江爱枪棒不爱美人”的社会舆论就形成了。

尤其是那些受过宋江恩惠的群众,一定会变着法儿的夸。

“宋押司,那是真好汉呀!人家只爱练武修身,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小媳妇儿都能克制自己,再看看你们,见到女人就走不动道儿…”

06

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

“宋江自去请出宋太公来,引着一丈青扈三娘到筵前。宋江亲自与他陪话,说道:“我这兄弟王英虽有武艺,不及贤妹,是我当初曾许下他一头亲事,一向未曾成得,今日贤妹你认义我父亲了,众头领都是媒人,今朝是个良辰吉日,贤妹与王英结为夫妇。
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,推却不得,两口儿只得拜谢了。晁盖等众人皆喜,都称颂宋公明真乃有德有义之士。”

以前看“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”这一句,非常不解。

梁山害得扈三娘家破人亡,扈三娘怎么还觉得宋江义气深重呢?

而且从“推却不得”“只得”等字眼可以看出扈三娘心里是极不情愿的。

那这个“义气深重”是怎么回事?

“义气深重”没毛病!

宋江的行为对王英确实“义气深重”!

对黑社会的兄弟们“义气深重”!

兄弟们缺钱就给钱,缺女人就给女人呗!

梁山上公开喊“缺女人”的只有王英一人,宋江当初给他许下的婚事。

恐怕连王英自己都没当真,结果宋江居然就给他办了!

小弟有需求,大哥就满足。

如此“义气”,才能成为“及时雨”!

扈三娘此时是个女俘,即使选择死,也是“不得好死”。

而且她已被抓上山多日,杀又不杀,放又不放,不知道强盗们到底要干嘛。

一天比一天煎熬。

而王英的这桩婚事,在某种程度上反而叫她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,

宋江又当众宣布,宋太公是她的“新爹”,自己是她的“新哥哥”,又让她的“新爹”把她领到席间。

再由宋江交给王英,所谓“长兄为父”。

这一套操作竟与今天的婚礼很像。

“众头领都是媒人”。

所以她才“推却不得”,“只得拜谢”!

Related Posts

© All Right Reserved